• 二十周年校庆?我和南小的故事之五十一:《我与南小的距离》
    发布日期:2021-02-06 01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记得那是刚入南小的第二天,天阴沉沉的。数学课上,李老师频繁抛出一个个有趣的问题,看着同学们争先恐后地举手发言,我十分羡慕。总算盼到一个似乎比较简单的问题,我迫不及待地举起了手。“陈恺,你来回答。”我豪不迟疑地说出自己很有把握的答案,满心期待老师的表扬。

撰稿:五年3班  郑陈恺

赛后两天,传来捷报,我如愿闯进复赛,我的信息路终于迈出了一小步。善于鼓励的傅老师,让我学会了坚持,懂得了“志美”尚需“行坚”,拉近了我与南小的距离。

记得那是三年级的一天,忘记写音乐作业的我,害怕挨批,临上课前几秒,“灵机一动”,借口肚子疼,在医务室熬了一节课。我满以为万事大吉,不曾想,这天晚上,妈妈接到了蒲老师的电话,让我明天去她的办公室一趟。

岁月如梭,不知不觉,我已在南小度过了五个春秋。五年来,在南小这片沃土,我这棵小树苗已然茁壮成长,从一年级那个害羞、脆弱的小男孩成长为今天能够代表学校出征厦门市信息比赛的开朗、坚强的大哥哥。

??我和南小的故事之五十一(学生篇)

“不太对哦,你再想想。”老师轻柔的话,恍若晴天霹雳,霎时将我炸得满脸通红。一坐下去,我便像霜打的茄子,提不起精神,眼泪在我眼眶里不停地打转,巴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,之后的整节课没再敢举手。下课后,李老师走到我身旁,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陈恺,回答错了,没有关系,改正一下就行了,何必哭呢?你现在是小学生了,要学会坚强一点哦!”望着李老师微笑着鼓励的脸庞,我感觉到错误并没有自己想象的严重,孟晚舟变更保释条件申请被法庭驳回-中新网,为了这么点小问题,我真不应该呀!

几天前,经过两个月的艰苦集训,我终于踏上厦门市LOGO语言初赛的征程。那一天,紧张的赛场上,我一路过关斩将,短短四十分钟,便已完成大半张卷子。可这时,“拦路虎”出现了。这是一道极难的题目,平时练习未曾接触过,我用了十几分钟,使劲浑身解数,还是始终解答不出。焦急的我,抓耳挠腮,充满斗志的双眼似乎蒙上了迷雾,“到底该从何下手?”我将目光投向窗外,试图平复自己杂乱的心绪。只见我们亲爱的傅老师,正在窗外微笑着给我们比了一个大大的“加油”手势!那笑容好似清新的蔷薇,驱散了我眼前的迷雾;那手势好似温暖的阳光,坚定了我战斗的意志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镇定下来,最终将那道题磨了出来。

之后的我,在课堂上总是勤于思考、积极发言,不再惧怕回答错误。暖心鼓励的李老师,让我懂得了“博学”始于“无畏”,拉近了我与南小的距离。

后来,我认了错,也获得了音乐老师的原谅。善于鼓励的蒲老师,让我学会了勇于认错,懂得了“雅行”始于“担当”,拉近了我与南小的距离。

 

第二天要去找蒲老师的时候,我的腿像灌了铅似的,一步都迈不开。从教室到办公室,短短20米的距离,仿佛用了一个世纪,我才磨蹭着到达目的地。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,只有蒲老师一人,我不禁长吁了一口气。蒲老师表情如常地朝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过去。等我低着头像蜗牛似的慢慢地挪移过去后,她轻声问道:“恺恺,你昨天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啊!这和我设想的剧本完全不同。我揉捏着衣服下摆,微微抬起头,抿了抿嘴,摇了下头。“那你为什么昨天没去上音乐课呢?”我再一次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蒲老师仿佛洞悉一切的双眼,沉默着,不敢回答。“恺恺,犯错不可怕,可怕的是认识不到错误。昨天你没去上课,音乐老师还着急地问我你怎么了?你看,老师多担心你。去认个错,做个勇于认错的男子汉。”说完,蒲老师摸了摸我的头,凝视着我,仿佛要将她的鼓励化作力量支持我。登时,冰河融化,春水奔流,伴随着夺眶而出的两行热泪,一直紧张不安的我郑重地应道:“是!”

 

审核:肖淑芬  何惠真

图片:学生工作组

厦门市前埔南区小学  五年3班  郑陈恺

我站在教学楼前,仰望镌刻在墙的“博雅”两个大字,它们离我不再那么遥远,而是印在了我的心里。如果我是含苞待放的花朵,南小就是让我根深叶茂的沃土;如果我是自由自在的云朵,南小就是让我自由翱翔的万里长空;如果我是明天的太阳,南小就是永远包容我的银河系,这就是我和南小的距离。

Power by DedeCms